首页 > 新闻

涂子沛:“奇点”未来临 AI的下一步是向人靠拢
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新浪体育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6-3-15

涂子沛  时任阿里巴巴副总裁涂子沛 时任阿里巴巴副总裁

  “只要是有限计算,计算机都是强过人的。人工智能战胜围棋选手又怎样呢?围棋冠军改变世界了吗?围棋只是一个游戏。”

  本报记者 郑升 见习记者 藏瑾 深圳报道

  最近几天,AlphaGo大战李世石引发各方关注,而早在半年前,时任阿里巴巴副总裁涂子沛就已经历了一次“千万豪赌”。

  2015年8月30日,在中山大学校友会会长论坛上,涂子沛作为大数据专家,受到了挑战。上海校友会的一位副会长是围棋高手,在论坛上,两人开始争论,机器人能否战胜人类围棋冠军,涂子沛的答案是“能”。 双方约定了1500万的赌注,赢了则捐给母校。

  一个月之后,谷歌公司的人工智能程序AlphaGo就在秘密试验中以5:0战胜了人类职业选手欧洲围棋冠军樊麾二段。

  “当时校友挑战我说,阿里巴巴能否开发一个算法战胜人类?当时我对阿里愿不愿意、能不能完成这件事没有把握,但我非常肯定,人工智能一定会在围棋上战胜人类,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。”3月12日,《大数据》的作者、前阿里巴巴副总裁涂子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采访时,发出这样的感叹。

  3月14日,AlphaGo与韩国棋手李世石之间的大战进入第四轮,在前三局都失利的情况下,李世石终于扳回一局,但人类告负,战局已定。

  有限计算领域,人工智能必胜

  《21世纪》:您曾经预言人工智能一定会赢,怎么看待当前的人机大战?

  涂子沛:围棋只是一个游戏,公众舆论把这件事的重要性扩大了。人落后机器并不是第一天存在,围棋和象棋并没有本质区别,都还是有限计算,只是棋盘更大,可能性更多。但这恰恰是计算机的长处。只要是有限计算,计算机都是强过人的。人工智能战胜围棋选手又怎样呢?围棋冠军改变世界了吗?围棋只是一个游戏。

  《21世纪》:为什么会产生如此大的关注度?

  涂子沛:这反映了我们对过去的认识不足,对未来的想象不够。“深蓝”曾经战胜了人类国际象棋冠军,中国人对国际象棋不敏感,而围棋又是一个东亚的棋类,西方很少人关注。人工智能在游戏上取胜的风口已经过了。

  《21世纪》:剩下的比赛您怎么看?

  涂子沛:比赛前,我预测的是5:0。出现一局赢了又能怎样,机器是一定要胜过人的。即使人类赢了一局,机器回去改善算法就行了,在有限算法上人类没法与机器抗衡。在不远的三五年内,人工智能必将在棋类、游戏领域碾压人脑,机人对弈将每局必胜--这是必然。本质上,这也不是机器战胜人类,而是无数个人,战胜了一个冠军——算法积聚了无数个选手的智慧。

  《21世纪》:人工智能的下一步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?

  涂子沛:我认为是交互性。从工业革命开始,机器就代替人工作。所以“机器人”的时代,是指机器会移动(行走)、还可以理解人、与人对话,即交互。我们正处于一个时代的节点上,以前是人理解机器,在工业社会工人要完成培训才能上岗,才能懂得如何操控机器,是人向机器靠拢。未来机器会去理解人,不需要人去学习,你跟它说它就会做,这就是交互性,这个新的时代,是机器向人靠拢。

  “奇点”不会来临

  《21世纪》:目前看得到机器替代人的预期吗?

  涂子沛:这是科幻作家、科幻电影在炒作这个话题。机器人表现出的是智能,不是智慧。机器可以代替人类完成一些重复性、常规性的工作,但不可能完全代替人,机器的智能不是“智慧”,智能只能根据人类设定的算法去解决事先规定好的问题,是程序驱动的,而人类可以面对未发现的新问题、定义新问题,这是智慧,为崭新的问题提供一个前所未有的解决方案。

  另外,美好的世界也不仅仅是智能和计算可以创造的,还有道德和爱。机器永远不懂爱。即使《超能陆战队》里的机器人暖男大白,它的善良依然是来自于人类给予的程序设定。智慧不仅仅是逻辑和推理,还有爱与道德,这些机器学不会。

  《21世纪》:怎样看待当前人们对人工智能的恐惧?

  涂子沛:从历史上看,这种恐慌是有延续性的,但都是噱头。其实,机器早就有了智能,早期流水线上的机器也有,现在不过是算法在复制流水线的工作,今天可以把算法和软件理解为一个虚拟设备,本质是一样的。

  一百多年前,工业革命开始时,人类就开始有对机器的恐慌,一台推土机可以代替很多工人。人类究竟会不会过剩?美国和欧洲很多国家的政府都做过相关调查。今天看,恐慌夸大了,今天的机器人,根本还没有办法取代一个普通餐厅的服务员。

  《21世纪》:您是说意识不能被数据化吗?

  涂子沛:意识是人对环境产生的一种独特反应和观察,这种反应不是程序告诉你的。所谓机器的智能是指重复性、常规性、按照既定轨道去处理的。人之所以为人,是人能够面向未来发现问题、定义问题。我们说机器能够学习也只是在人类界定的轨道上学习,因此机器也只能在既定轨道上帮助人解决问题。人工智能战胜围棋冠军,本质上是用跨越时空的方法,把一群人的智慧变成程序化的智能,然后战胜了一个人。

  《21世纪》:无数的智能加起来会不会有奇点?

  涂子沛:不可能。那是小说家的想象。我们在一个临界点上,人工智能的确是有跨越性的进步,但机器只能在一些重复性、程序性的工作上代替人,完全代替人,永远也不可能。人之间的一个眼色,机器可能永远不会懂。

   要从应用层面关注人工智能

  《21世纪》:我们要怎样更好理解人工智能呢?

  涂子沛:下棋这件事是个噱头。“深蓝”战胜人类象棋冠军后就退役了,除了谈资外,没有给人类创造更多价值。人工智能应该从应用层面,去开发更多的工具,改善人类生活,比如提升生产效率、挽救安全和生命。

  《21世纪》:目前中国在人工智能上的发展如何?

  涂子沛:算法其实就是逻辑、数学,国外的领先并不是不可突破的,我们其实并不差。只是我们的企业大多数还比较短视,不能赚钱的事就不想做,所以给AlphaGo占了一个市场宣传的先机。其实应用层面我们并不落后,在很多领域都出现了后发优势,原来很多问题今天可以通过软件和算法去解决。

  《21世纪》:谷歌也在做无人驾驶,您觉得前景如何?

  涂子沛:无人驾驶是数据驱动的,汽车是工业时代的标志性成果,这个成果目前在接受大数据的改造,和数据时代的成果相聚合。算法驾驶最终要比人类驾驶更安全。

  《21世纪》:如果机器只能识别判断有限的情境,无人驾驶汽车如何更安全?

  涂子沛:任何一项新东西,都要和环境、设施互相靠近,不仅是发明无人驾驶汽车的问题,我们的制度和基础设施也要主动去改造、去适应无人驾驶汽车,就是因为无人驾驶汽车的智能是有限的。

  从马路到公路,人类已经为汽车做了一个改变,从人驾驶到机器驾驶,又需要做一次改变。比如路标要变成机器容易识别的,路可能是封闭式的,不会随意出现动物等不明物体,即基础设施都是要配套的。未来可能广深有一条封闭的公路,在这条路上,机器可以驾驶,而不需要人来开车。

  从科学和逻辑上一定是这样——机器处理有限的情况可以战胜人,但超出有限范围它就会不知所措。

排名 人数
1【一生¤求道】 7361
2九王寨 3502
3联棋之家 2670
4股票联盟 2008
5他强二加三 1830
6潇湘社 1757
7雪狼谷 1730
8清扬棋友会 1631
9北京棋友会 1626
排名 积分
1时 越 2692
2芈昱廷 2656
3古 力 2654
4柯 洁 2646
5周睿羊 2645
6江维杰 2634
7唐韦星 2629
8范廷钰 2621
9陈耀烨 2619